设高低床亲子区、有耳塞助眠、已开通Wi-Fi…… 生活用品,最大方舱准备很周到 2022-04-11 来源:解放日报 字号: 大 中 小

  记者 茅冠隽 唐烨 舒抒

  近来,寂静中的上海城乡社区,正勃发出强大的韧性和生命力。基层自治的手段和路径,正因一场疫情而发生变化。

  社区里悄悄冒出的无数个社区团购“作战团”,便是这种变化的体现——微信群是他们的主阵地,小区门岗是他们的主战场,手机是他们的主要“武器”,而将生活物资供应到每家每户,就是这些“作战团”的战略目标。在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里,他们像一支支奇兵,和其他力量一起,守卫着这座超大城市的大后方。

  社区团购的“团长”们,最近成了小区里最受欢迎的人之一。当“团长”,要有怎样的本事?他们又体会到了怎样的人情冷暖、酸甜苦辣?我们找来三位“团长”,听听他们的自述。

  接到司机电话,我激动得跟接到初恋男友电话似的

  讲述人:李慧,杨浦区长海路街道香阁丽苑小区居民

  浦西封控以来,我当“团长”在小区里组织了四次团购,有菜、肉、鸡蛋等,都是生活必需品。我和邻居还负责维护两个临时成立的团购群。我是初当“团长”,又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,很多事还在慢慢摸索。

  我们小区有1000多户居民,有两个四五百人的业主微信群,平时大家在群里很活跃。封控前,大家都担心买东西难,都开始在群里咨询团购渠道,我和其他几个中青年业主一商量,索性我们就开团购群,当“团长”为邻居们服务。

  当“团长”,忙和累是一定的。我报名成为志愿者,要给居民发放抗原试剂、组织核酸采样、在楼栋门口值守,当“团长”后还要时时盯着团购群。我负责其中一个近500人的团购群,每天从早到晚都有人在群里@我,开团前、开团后以及等待的过程中,很多问题都是重复的,但我看到都会尽量回复——大家都着急,我特别理解,有时真恨不得多生出几双眼睛、几双手回复大家。

  我最担心的是货到不了,最有惊无险的是最近一次团购。

  4月8日中午,某企业负责人突然通知我:因为爆单,我们小区预订的170多份套餐无法配送。这下麻烦了!我和另一个团购群的群主商量:先不要把退单的信息告诉大家,不要让大家着急,咱们再找找其他货源,给大家可替代的选择。

  那天下午,我们打了多家保供企业的电话,终于找到一家可靠的保供企业,愿意为我们提供200份套餐,对方承诺当晚就能送到。我们赶紧将这个信息发到团购群内,叫大家退掉原来那个团购,选择新的团购。邻居们都很好,没有人抱怨临时更换供货方。很快,200份套餐就被抢光。

  当天下午,我穿上家里储备的“大白”服,等在小区门口迎接团购物资。除了这200份套餐,当天下午还有两个团购要到货,晚饭前其他两个团购已到,但那200份套餐迟迟没有消息。

  我不想浪费家里唯一一套“大白”服,就没有回家吃饭,一个人坐在居委会门口等。这一等,就到了晚上10点多。对方终于给我打来电话,说实在送不了,明天一定给我送。我有些沮丧,但我知道,特殊时期,对方也不容易。

  第二天一早,我得知了事情真相:200份套餐8日已在路上,但由于运能紧张,运输车没有冷链系统,导致货被运到杨浦时,司机发现肉已经馊了。

  我很理解他们。我请求对方负责人:一定要确保在9日给我们送过来。对方答应,9日晚上一定送到。9日晚饭后,我就捧着电话不敢放,生怕错过运货司机的电话。晚上10点,我接到电话,司机说30分钟后到小区门口。我一听,整个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好像当年等到初恋男友电话一样激动!

  我预估到这批货会到得比较晚,小区志愿者可能已经回家了,所以我提前与物业经理商量,请他们帮忙运货,解决小区内“最后100米”的配送。物业人员都很好,当时很多人都洗好澡了,但还是赶出来帮忙运送。

  到货后,我拿出提前抄写好的团购名单,对照小区志愿者设计的配送路线图,与物业经理一起配送。同时,在团购群内,我们一一通知楼栋志愿者下楼取货。在大家的帮助下,200份套餐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配送。回到家,已将近12点。

  我总结了一些团购经验。第一,尽量团购单品或者单一套餐,这样可减少志愿者与物业人员的配送工作量。第二,“团长”要对发在群中的信息把关,确保团购可靠,且团购须在居委会报备,这样可提前安排配送力量。第三,倡导团购必需品,每户适量团购。

  当“团长”,许多困难和压力只能自己默默承受

  讲述人:张勇,徐汇区徐家汇街道乐山四五村居民,航空业从业者

奉贤已建起403家,累计订单量逾27万份,实现“应供尽供” “满天星”开到家门口 2022-04-12 来源:解放日报 字号: 大 中 小

  4月10日是我当上小区“团长”的第九天。本来居委会和志愿者都说,让我休息一天——这几天为了联系货源,我3天只睡了12个小时。但我还是没能成功“放假”,因为一批重要物资到了,我们徐家汇地区封控时间比较久,很多居民有些“弹尽粮绝”,这批物资就变得格外珍贵。

  一开始,我只不过是负责维持核酸采样秩序的志愿者,小区里大约有10名志愿者,大多是六七十岁的阿姨,只有我一个青壮年。我们楼组长王阿姨也已70多岁了,有囤货不足的居民找到她,说家里没吃的了,请她帮忙。我觉得不能让一个70多岁的老人去搞定团购的事,就自告奋勇帮忙。

  我老婆也支持我当志愿者。阴差阳错地,我就尝试了第一次牛奶团购,没想到竟然成功了,团了600多瓶,很多人觉得牛奶不是必需品,但是我们小区小孩、老人多,牛奶可以为他们补充营养、提高抵抗力。

  这些天里,我组织了牛奶、水果、粮油和鸡肉4个团购,每个团都是几百份体量。我们乐山街坊里几个小区大家匀一匀,每个小区都有一个对接的志愿者。

  对我个人来说,团购价坚决不能超出市场价,而且要确保是正规企业;对居民来说,他们最大的诉求是收到物资,最大的担忧是上当受骗。所以,我当“团长”后,居民下单了都是我先垫资,居民等货到再付款。我想着,即便被骗,那也只骗了我一个人,其他人没有损失。后来,我们楼组长王阿姨和楼里另外几位阿姨担心我资金压力太大,就主动垫付了2万元水果钱,以及另一笔总额5000多元的团购。

  第一次团购牛奶,因为大家“足不出户”,我是挨家挨户送到门口的,第二天连腰都直不起来,趴着过了一天。有几个热心邻居提出帮忙,我就请她们帮忙统计数据。统计数据是个浩大的工程。3位邻居用了近4个小时,才把我们乐山四五村几千户居民的诉求统计好,涉及的商品有几百种。即便是女同胞们的卫生用品,也有不同品牌,我们也都统计好,想办法协调。

  很多人说,我们小区大部分是老年人,不用手机,开不了团。其实,只要用心,这些都是能解决的。第一,每个小区总有些年轻人,大部分老人也有子女,把年轻人、老人子女都拉进团购群,看商品、微信付款,其实很简单。其他的独居、空巢老人,每次开团前,志愿者就提前问他们是否有需要,帮老人购买好再送上门。我作为“团长”,通常都会多订两三份,有老人需要的话,那正好给他们;没有的话,我就自己留着,反正一样都是要用的。

  这些天来,我遇到了很多困难。很多团购的东西,对方有货,但是无法配送。比如我们团购了130袋大米,只能向街道申请临时通行证,开私家车去运回来。但一辆私家车能装多少袋米?

  当“团长”后,我没有一个晚上能安心休息,手机一天到晚“叮咚叮咚”地响,还不能静音,因为随时都可能有物资抵达小区,哪怕深更半夜。这几天,我觉得自己从来都没这么辛苦过。当“团长”的体会是,怕累就不要干,而且许多困难和压力只能自己默默承受。

  现在我只希望疫情早点结束,我可以默默“退役”。

  物资送上门,老人给我们鞠躬,令我们百感交集

  讲述人:邵千里,嘉定工业区丰怡社区党支部书记

  要论自己最近在哪项工作上花费时间精力比较多,排第一的肯定是组织核酸采样,排第二的就是组织社区团购。

  我当“团长”,是有底气的。我1986年生,正是爱“买买买”的年龄,比价、挑货、选渠道的敏锐度和眼光肯定“在线”;我们小区共1300多户、3300多人,原先就有四五个微信群,平时我和其他居委干部都很用心在经营、打理这些群,“群众基础”是有的,但有些必须要解决的问题。

  比如,我发现有的楼组长、志愿者年纪较大,接需求、发物资会拿着纸笔一家家敲门登记,效率低不说,还很危险;很多人下单不是“一锤子买卖”,有的人先买3斤后来改5斤,有的人先要10斤后来不要了,有的人先要5斤青菜后改成5斤黄瓜。后来我发现,通过微信“群接龙”,可以解决大部分团购订单的下单、改单问题,不用去翻几十甚至上百屏群消息,打开“群接龙”就能实时看到团购订单的情况。作为“团长”,我会把团购物品的介绍及图片尽量详细地贴在“群接龙”里,让大家自由选择。

  团购的东西各式各样。嘉定工业区农办为我们联系了靠谱的蔬菜基地、猪肉公司,还对接了尚在营业的集贸市场,以及盒马鲜生等渠道。我基本上每天都会“开团”,每次金额在三四万元左右,每次的东西尽量错开,尽可能覆盖到全部群体,缓解大家封控在家的焦虑情绪。比如,今天我“开团”的是母婴用品,明天准备开放超市生活用品团购,前几天专门开过盒马鲜生的一个团,那些用空气炸锅、微波炉简单加工就能吃的鸡翅等食品,很受年轻人喜欢。

  我做这件事得到了居民志愿者的鼎力相助。有的志愿者天天帮我搜集居民需求;我们还有专门的配送团队,确保抵达小区的团购物资能尽快送达每家每户。实践后我发现,如果一次团购有200单,要把这些单子挨家挨户送到,数十个志愿者要花三四个小时。所以这几天我在想方设法弄几辆电动三轮车来,在确保防疫安全的前提下,能大大提高“最后一百米”的配送效率。

  当“团长”,也有很多需要协调的问题:有人误把群消息当作“群接龙”,明明没进入团购却以为自己下了单;有的年轻人下单快,老年人还在研究订单的时候,一看已经有几十上百单了,就着急,连说自己“血压都高了”;还有人买了以后要退货,也来找我们。

  碰到这些问题,我们都要用最小的时间、精力成本,快速解决:反复重申“群接龙”的使用方法;对部分老年居民,我们会将他们的子女拉进群,由他们的子女下单,而且团购菜、肉等重要物资时我们会留出二三十份的余量,这样事后如有老年人来找我们补购,我们就可以给他们……

  对于另一些居民自发组织的团购,我们不会禁止,但“团长”要到居委来签一份承诺书,确保产品渠道正规、品质有保证,而且要做好消杀工作。

  当“团长”累吗?确实累,但我必须站出来。有时我们上门送物资,一些老年居民会给我们弯腰90度鞠躬,我们百感交集——受不起,但真的特别感动。

复工门店多起来,保供人员补起来 又一批生活物资供应节点、网点“解封”以满足群众需求 2022-04-12 来源:解放日报 字号: 大 中 小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