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華社北京4月25日電 題:巍巍羅霄展新顏――湘贛邊區域合作發展觀察

  新華社記者蘇曉洲、劉良恆、賴星

  隨着笛聲長鳴,一列滿載原材料的貨運專列,駛入羅霄山間江西省湘東工業園鐵路專用貨站。

  “湘東區貨運物流發達,有7條鐵路專用線。現在湘贛邊區域合作不斷深化,越來越多的湖南企業將毗鄰的湘東區作為轉運樞紐,降低企業物流運輸成本。”湘東工業園負責人周合軍說。

  湘贛邊區域位於湖南、江西兩省交界地帶,是秋收起義、湘南起義、平江起義的發生地和井岡山精神的誕生地。這裏群峰聳峙、溪谷縱橫,也是長江流域的重要生態屏障。然而,這裏發展基礎仍相對薄弱、發展不平衡不充分。

  老區振興發展怎麼抓?湘贛兩省在探索中認識到,湘贛邊區域山水相依、人文相融、產業相近,要心往一處想、勁往一處使。

  區域融合,交通先行。經過多年合力建設,湘贛邊區域內目前高速公路通車裡程達到900多公里,所有縣市均實現30分鐘上高速公路,規劃的8個高速公路省際通道已建成6個,“高路入雲端”的場景比比皆是。

  隨着內暢外通、立體互聯的綜合交通體系建成,湘贛邊產業進一步協同融合發展。

  湘贛邊區域是全國煙花爆竹主產區,擁有1000多家相關企業,產值高達400多億元,承載着老區40多萬人的家庭生計,但也面臨加強安全生產、加快環保升級的迫切轉型需要。

  2021年8月,應急管理部批複同意湖南省、江西省依託瀏陽、醴陵、上栗、萬載4縣(市)建設全國煙花爆竹轉型升級集中區。借力政策利好,湘贛邊成立煙花爆竹產業發展委員會、建立標準化生產統一長效機制、聯合開展行業自律交叉檢查……

  在江西省萍鄉市上栗工業園,很多企業深度參与湖南長株潭先進製造集群。如萍鄉高恆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高端精密光學複合薄膜,主要供應長株潭;鑫通机械為長沙三一重工提供配套;雪狼數控科技為位於株洲的中車集團提供配套產品……

  “我們以‘主產在長沙,基地在上栗;研發在長沙,配套在上栗;生活在長沙,休閑在上栗’的模式,打造長株潭地區的產業協作配套區、科技成果轉化區、旅遊休閑度假區。”上栗縣委書記利軍說。

  兄弟齊心,其利斷金。聚焦老區人民“急難愁盼”問題,湘贛兩省不斷探索環保、醫療、公共服務等領域合作新模式。

  雨後初晴,江風輕拂,江水清澈。湘江一級支流淥水自贛入湘蜿蜒流淌,兩岸山巒起伏,草木茂盛,農家屋舍錯落有致。“以前水質很差,臭氣熏天,垃圾亂漂,老百姓怨言很多。”在湖南醴陵市東富鎮蓮石村牛丫洪碼頭,59歲的第一書記張平說。

  轉變源自一份“生態對賭”協議。2019年11月,贛湘兩省簽訂了《淥水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協議》,明確了淥水流域上下游省份各自職責和義務,搭建流域合作共治平台。

  “根據協議,如果江西注入湖南的水質類別達到或優於國家考核目標Ⅲ類,湖南補償江西100萬元,反之,江西補償湖南100萬元。”萍鄉市生態環境局副局長歐陽建春說,協議按下了湘贛邊流域保護治理 “協同鍵”。

  整治重污染高耗能企業,關停近300家生豬養殖場,污水處理廠提標改造,工業園區污水處理廠和管網全面建成……淥水流域生態綜合治理換來了水清、岸綠、景美。

  據了解,淥水上下游還通過開展聯合監測、聯合執法、信息共享等,建立了跨省流域聯防聯治機制。兩省三級河長跨界巡河,共同提出“問題清單”以及整改措施。“現在環境變好了,就像住進了公園裡。”湘東區湘東鎮河洲村50多歲的居民陳勇軍說。

  2021年10月,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《湘贛邊區域合作示範區建設總體方案》。湘贛邊區域合作“朋友圈”涵蓋了湘贛邊24個縣(市、區),總面積5.05萬平方公里。隨着50餘個不同層次合作協議簽訂,實幹行動全面鋪開――

  湘贛邊24個縣(市、區)的供水企業齊聚湖南省汝城縣成立合作聯盟共同守護供水安全;湖南省平江縣、桂東縣等地不斷加強與江西省鄰近縣的協作大力發展文旅、生態茶等產業;建立醫保互認、醫院藥店互聯機制更好服務山區群眾就醫需求;推動政務服務“跨省通辦”……

  一聲“老表”,道出湘贛地緣人緣血脈親情;一方“熱土”,寫照湘贛開放協作互促風貌。如今,湘贛邊區域合作示範區建設的力度、廣度、深度不斷拓展,一幅鮮活的協同發展畫卷正綿延鋪開……

(責任編輯:何欣)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